雪逝

编辑:伺候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19 12:03:11
编辑 锁定
第二部封面
人称文坛小圣女的12岁少女作家月弧遐——我喜欢在有限的年纪经历极限。我只想带给你们宣泄的精彩幻想,感受爱与恨的震惊,炫意千年不褪色的真爱传奇。很多时候我爱配角甚于主角。《雪逝》不是一个故事,而是让人刻骨心伤,铭记在心的爱。最美的爱恋莫过于残爱。我要把《雪逝》呈献给全世界心中有爱的人。
书    名
雪逝
作    者
月弧遐
出版社
北岳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06-12-1

雪逝出版信息

编辑
字 数: 250000
版 次: 1
页 数: 387
印刷时间: 2006-12-1 开 本:
印 次:
纸 张: 胶版纸
I S B N : 9787537829526
包 装: 平装

雪逝简要内容

编辑
《雪逝》第一部
光明与黑暗之界,舞动的银发在风中紧紧的纠缠,神秘的咒语从天界传来,这到底是前世还是今生?为什么经历了千年的等候,还是在这灰色的漩涡中不停的盘旋,这痛苦这辛酸还是那样的锋利……终于,一束黑发,穿越哀愁,指向了我……千年的最尽头,是你……在守候着我吗?
1第一部分
整个帝国都在冬季,虽然现在是三月阳春,也并不奇怪,在帝国这片神奇而圣洁的领土上,四季百年轮换一次,并且四季的长短也有不同。在这里,冬季将持续五十年,春季三十年,夏季有近二十年,秋季很短,它往往是在夏季的尾巴上悄然滑过。
第1节:第一章 天地之遥(1)
第一章 天地之遥
繁华的帝国皇城内,人们安宁而平静的生活着,但近来有一件大事成为了他们忙碌的理由,这件事也是他们闲暇谈论的话题——据说王要退位。
“听说王要退位了啊,是不是啊?”
“这是真的!你没看到皇城内来了很多天生拥有强大灵力却一直隐居的人吗?!他们可都是冲着王位来的!”
大街上两个闲逛的人在聊天,近来关于王位的事情是大家谈论的重点。
整个帝国都在冬季,虽然现在是三月阳春,也并不奇怪,在帝国这片神奇而圣洁的领土上,四季百年轮换一次,并且四季的长短也有不同。在这里,冬季将持续五十年,春季三十年,夏季有近二十年,秋季很短,它往往是在夏季的尾巴上悄然滑过。
相传,这里奇特的四季在远古的时候就形成了,帝国有一千年的历史,一千年前还没有这个国家,在这片土地上的国家是天使的国域——天府之国。但那个时候四季的轮换是一千年一次,因为天使是上天的杰作,他们深受着神的庇护,拥有着恒久的生命,一千年对于他们来说也不过凡间的一瞬,时间对于他们是没有任何概念的。
帝国的冬天并不寒冷,只是常下着柔软美丽的小雪花,但偶尔也有阳光照到堆积的雪上,反射着格外耀眼的美丽光晕。
皇城的中心是一座高耸入云际的雪山,它有个名字——千冰雪山。它因帝国的国花而得名的,有着一种叫千冰雪的花,在帝国处处可见,这种花一年四季常开不败,花瓣似冰雕成一般的晶莹剔透,阳光照耀下可折射出五光十色的光茫,淡黄色的花蕊散发出的花香是那种清清淡淡却又带着丝丝缕缕的甜柔味,很让人沉醉。它们在帝国的领土上常开不败,永恒的傲放着。
阳光下的千冰雪山反射着耀眼的光茫,成百上千的黑色兀鸟从山顶的阿林加斯格堡中飞出,每只兀鸟的爪子上都用红线绑着一个小竹筒,阳光从它们乌黑发亮的羽毛上反射出去,只见天空上一片乌黑却闪着光亮的“黑云”飞速地移动着。
刚才在大街上闲逛聊天的人抬头看着从他们头顶飞过的兀鸟群,感叹着:“真的是啊!看来下个月就要开始历来都举行的比试赛了。”“只可惜我们这些平凡人与王位永远无缘啊!”
决判和父亲及弟弟决靛同坐在一张木桌上吃着简单的早餐。一大群的兀鸟从天空飞过,一阵一阵的叫声回荡在空中,使原本安静的早上变得不再安静了。
此情景很壮观,上百上千只兀鸟恰似飘摇于飓风之中的乌黑鸿毛,轻盈飞扬,又如海中的巨大漩涡,缓缓升腾。乍一看,兀鸟群排成圆形飞行,似在游戏,细一看,每一只兀鸟都一点一点的冉冉高飞。
为首的兀鸟王身形巨大,十分显眼,矫健,展翅高飞,每根乌黑的羽毛都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决靛停下了吃饭,问父亲:“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吗?”
在帝国,除了地方官员之外,所有的大臣官员以及君王都是终身居住在高近天穹的千冰雪山山顶的阿林加斯格堡中。因为千冰雪山的高度问题,大臣官员居住在山顶城堡中信息的传递很成问题,所以才用到了飞鸟传书。在帝国养了很多的兀鸟,它们已经成了传递信息的工具。
一只兀鸟从鸟群末飞落,父亲没有回答决靛的话,而是从兀鸟的腿上取下了那个用红线绑着的小竹筒,径直走进了木屋里。“哥,你说呢?”决靛看着哥哥决判,等待哥哥的回答,仿佛对于父亲的冷淡毫不在意。
“我也不知道?” 决判站了起来,也径直走进了木屋里。
国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用这么多的兀鸟传信。难道是要争战了吗?决判记得,几年前内战之时国内到处可见这样一群又一群传信的兀鸟。但又好像不是,决判看了一眼那只传信的兀鸟,它好像很高兴的样子,甚至还有一丝丝的兴奋,那就一定是有什么好事?!而且绑在它爪上的红线是那么的显眼。
“决判,你跟我到后面的枫林去。”父亲显然已经看完了那封信,简略的交待道。
2第二部分
当他们到达沙漠中的小镇时,已经是接近傍晚时分了。先找了家客栈住下,一切事情都由决靛去安排,夏雪逝累得倒在了床上,刚想叫小二拿茶水过来,决判就将茶水托盘递给了她。
3第三部分
蔚蓝的天空被叫风的画家抹上了几缕白云,初夏难得的清风夹杂着海洋的气息扑面而来;汹涌磅礴的海鸥向人们诉说畅游世界的快感与碧空的坦荡;险峻的峭壁,美丽的海滩,郁郁葱葱的树林……
〈雪逝〉第二部
光明与黑暗之界,舞动的银发在风中紧紧的纠缠,神秘的咒语从天界传来,这到底是前世还是今生?为什么经历了千年的等候,还是在这灰色的漩涡中不停的盘旋,这痛苦这辛酸还是那样的锋利……终于,一束黑发,穿越哀愁,指向了我……千年的最尽头,是你……在守候着我吗?
1第一部分
决判松开了手,宿轻揉着多了五道红红指痕的手腕,不解的看着决判。看不到他的表情,其实宿不可能看到他的表情,被风吹起的碎发将决判那张冷酷英俊的脸遮盖,他的声音如同夏雪逝说出“谢谢”那两个字时一样——听不出任何情感。
第1节:雪逝(2)(1)
第十一章封印之怨(下)
(上接:《雪逝(1)》)
决判将那些堆积在路边的白骨埋藏起来,宿安静的坐在一旁,“喂,如果是天谴的话……怎么时间好像不对啊,蚀蜴祭是在春初之时,而现在是夏初……”
宿安静的坐到决判身边,以一种不解的语气平述道:“蚀蜴,是这块土地的守护神,是有这么回事,每年都要送上一个女孩去做祭品,求神灵保佑平安,也是有这回事,但神灵没有收到祭品而带来的天谴是在祭后的第二天,而你带雪逝走也有好几个月了……你想知道蚀蜴的由来吗?”
“嗯,说说看。”
“宙司雪诺和宙司草汐都爱上了宙司殇,蚀蜴身上封存着宙司草汐对宙司雪诺因爱而生的怨恨,这怨恨要用女孩的鲜血来压抑……”宿见决判沉默的表情以为他没在听,便没有接着往下说了。
决判微皱着眉头,沉默的表情好严肃,他的思绪回到那时在冰玉禁宫的禁地,夏月智对他用忆术中的那段前尘往事……
那忆术制造出来的梦境很真实,或许,那是连宿都给不了的。
可,如果一千年前的事再次重演呢?我很担心她……
决判很低沉的问道:“宿,宙司草汐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宿看了一眼决判,有些惊异——他在问什么呢?!我又不认识她,一千年前的宙司草汐!我又如何了解她?!
思索了好一会儿,宿才心平气和的说:“纵然是神也会有邪恶的念头,神也不是十全十美,神也不能左右一切……但那一份姊妹之间的亲情,她看得比一切都要重……正是因为爱得深才恨得深……”
决判看着天空,兀鸟王急促的破空而降,它又带来了信,黑色的丝线。决判让它停在自己的左手背上,用右手拿下了信。
“啊,黑色兀鸟……其实它是白色的,在一千年的古帝国天府之国……”宿侧头看着决判手中的信纸问道,“是帝国周边的动荡情况吗?”
决判将信纸用召唤出来的小火球烧毁,“并无大碍……”决判的声音低沉,却听不出他的任何感情,良久,他才说道,“我觉得到帝国去会安全一些,不光是蚀蜴的存在,这里的血腥味迟早会招来恶魔……”
“嗯,那样的确会安全很多……我的灵力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恢复……”
“我知道。不然你或许可以用忆术直接告诉我很多的事情……上次你对雪逝使用忆术,你的灵力就消耗的就差不多了吧,所以有很多事情还没有让雪逝知道……”
“那不是忆术,而是单纯的幻术……”
“单纯的幻术?!”决判很惊异!
宿轻叹着说道,“对,不是忆术,而是单纯的幻术。我没有能力使用忆术……”
“呃……夏月智对我使用过忆术,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突然一道灵光从决判眼底闪过,“如果将蚀蜴封印,那平安族落就不会遭受它的袭击,对吧?”
“你想到的人是——夏月智?!”宿以一种极为吃惊的神情看着决判,之后又马上否定道:“虽然她是六星之一,可她是黑暗元素统治者的下属,她怎么会做这种事?!就算她有着特别的能力……”
“你并不了解她,她像幽云十六的‘影子’,但她绝不是个有邪恶之心的人,我看得见她的心……”
“哼,”宿皱了皱小巧可爱的鼻子,“她不会是什么好人!幽云十六的傀儡下属!”
“呜……”夏雪逝在半晕迷的状态下,嘴中呢念着些什么,额角已有细细的一层汗珠,嗓子干得很,全身如炙烧般难受。
“不会有事吧?宿那家伙搞什么?还不过来。”阿轩嘀咕道。
夏雪逝突然在这时候从床上坐起身来,阿轩立刻扇动翅膀向后飞,但被夏雪逝起身时掀起的被子盖在了下面。
嗯?这是什么地方?好黑的天上有好多闪闪发亮的星星哦,我得头好晕……呼!
一瞬间,阿轩就头晕眼花,几乎没有了知觉。
夏雪逝从那个梦境中挣扎醒来,从干裂的喉咙中不断粗喘着气。
我,有着这种感觉,她……再也不会将我卷入那些奇怪的梦境中了,她真的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
2第二部分
“宿……”阿轩偏过头去,可宿仍能看到那张漂亮的小脸儿被红晕染得如朝晨般美丽,“至少让我们从现在开始起在一起吧,直到你领悟了这个法术……”那个态度嚣张恶劣的阿轩又回来了,很孩子气的借以嚣张恶劣的态度来掩护自己的羞涩、尴尬、不知所措。
3第三部分
决判看着宿自责的低下头去,不由说:“这不怪你……”而他的目光却落在了广场上那个模糊的断角六芒星之上,嘴角形成一个古怪的笑意,“呵呵,什么被我忆起,我又忆起了什么?这是不是神无聊之极对我开的一个玩笑,还是那些枯竭的灵魂在向我索债?”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 小说作品 小说 娱乐作品 书籍